刘武周率军南下

  • 发布时间: 2017-05-18
  • 作者: 暂无
  • 阅读次数: 831

刘武周拥有山西北部的大片地区之后,下一步应当如何发展,内部产生了不同意见。宋金刚劝刘武周趁唐在关中立足未稳之际,南下攻晋阳,以争天下。当时,太原和太原以南是李唐的地盘,南下攻晋阳,就是要与李唐争天下。但刘武周的另一个妹夫苑君璋不赞成,认为唐朝很得人心,难与争锋,不如“北连突厥,南结唐朝,南面称孤,足为上策”。刘武周采纳宋金刚的意见,让宋金刚为西南道大行台,以尉迟敬德为偏将,率兵3万南下攻太原。大兵出发前,苑君璋又进谏说:“并州已南,地形险阻,若悬军深入,恐后无所继。”(《旧唐书•刘武周传附苑君璋传》)刘武周不听,让苑君璋留守马邑,自己又争取到突厥的支持后,还是率军南下了。

原来,李渊晋阳起兵南下时,委托四子李元吉镇守太原。进封元吉为齐国公,授15郡诸军事、镇北大将军,许以便宜行事。武德元年(618),又进爵为王,授并州总管。但李元吉是个花花公子,性好畋猎,尝言:“我宁三日不食,不能一日不猎”,又纵其左右随意抢夺百姓财物。右卫将军宇文歆助元吉守并州,经常规劝元吉,但元吉不加采纳。元吉率部四出射猎,所到之处,百姓庄稼被践踏,无野兽时就射百姓的家畜。即使不出猎,亦向当街放箭,观行人避箭而乐;或使部下分为两队,互相攻杀,多有“毁伤至死”者。夜间常带人溜出府门,宣淫民女,真是无恶不作。百姓怨毒,各怀愤叹。并州形势如此,为刘武周南下提供了良好的机会。

天兴三年,武德二年(619)四月,刘武周大军与突厥援军结队南下,一路顺风,前锋勇往直前,很快打到太原以南,列阵于太原南之黄蛇岭(今榆次市北),李元吉遣大将张达出战,结果全军覆没。武周军在张达的引导下,攻陷榆次,进逼并州。

五月,离石少数民族起义军领袖刘龙儿(即刘苗王)之子刘季真、刘六儿再次起兵,派人与刘武周联系。刘武周遂率军西进,配合刘季真义军攻陷石州(今离石市),杀死石州刺史于俭。继又攻陷平遥。刘武周让宋金刚围攻太原,自己率兵南下攻取介州(今介休市),在围攻介州时,佛教徒道澄用佛幡将武周军缒入城中,将城攻陷。从战略上完成了对太原的大包围。

唐高祖李渊得知刘武周率军南下,并州危急,火速遣左武卫大将军姜宝谊、行军总管李仲文统兵出河东援救。两军在西河郡雀鼠谷(在今灵石县境)对垒。刘武周埋伏精兵,让部将黄子英往来穿行于雀鼠谷,以轻兵诱敌。唐兵中计,大军追入雀鼠谷,刘武周伏兵杀出,唐兵大败,姜宝谊、李仲文都被生擒,既而逃走。

唐高祖李渊得知姜、李军败后,更为河东担忧。右仆射裴寂主动请缨。李渊便命裴寂为晋州道行军总管率军进讨。裴寂进军至介州(今介休市)。宋金刚以唐军势盛,闭城门坚守。唐军屯于度索原(今介休市东南),宋金刚派人截断唐军水源,唐兵渴乏,裴寂无奈,决定移兵就水,起兵拔寨。宋金刚趁乱出兵攻击,唐军大乱,将士狼狈逃窜,溃不成军。裴寂一昼夜狂奔150公里,逃入晋州城(今临汾市)。至此,唐在晋州之北,除太原、浩州(今汾阳市)外,大部分城镇都陷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