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朔图,许久不见,甚是想念!

  • 发布时间: 2020-09-09
  • 作者: 朔州市图书馆宣传企划部
  • 阅读次数: 93

只是顺道去替妹妹还本书,就这样我推开了图书馆的门。

碰到一个熟识的馆员,微笑着打招呼,“嗨,李妍,好久没见你!”

我难为情地点点头,扯了扯嘴角,落荒而逃。

把那句原本要脱口而出的且说了很多遍的托词“最近有点忙”扼杀在喉咙里,在这个离心最近的地方,我绝不敢大放厥词,生怕那些世俗的污言秽语玷污了它,也辜负了自己曾经安于此、乐于此的眼笑眉舒。

匆匆还了书,又匆匆去赶场,离约好的采访时间还剩半小时。

刚打上车没走多远,就接到了对方的电话,领导临时有会,下午的采访要延期,具体什么时候方便会再联系我。

我不用照镜子,都能看见自己的满脸郁闷,干杵着发了一小会儿呆,少气无力地告知搭档行动取消,当然还要解释一下前因后果。

“到了”,司机的声音拉回了又不小心神游的我。

抬头一看,竟是图书馆!

尾调上扬的“啊”,随后又跟着稳稳的“嗯”落下,扫码付钱,下车!

我反应过来,在采访泡汤后,司机问我,“那现在要去哪?回去?”的时候,我好像真的有答了一个“嗯”。

好吧。再次站在图书馆门前,望着这座熟悉又陌生的建筑,我想也许这是冥冥之中的注定……

闭上眼,深呼吸,定了定神,我又一次推开了图书馆的门。只不过这一次,步履悠闲了几分,却也坚定了几分。

前几天就在朔图公众号上看到有新书上架了,当时心动了一下,但腿没迈开。今天也算阴差阳错地如愿以偿了,许是上帝关了一扇门,又开了一扇窗吧。

三楼文艺阅览室,我的最爱。

我没有搭电梯,但选择走楼梯不是为了锻炼身体,只是想为了喜欢的东西受点累,这样我想会更喜欢它。可能有点小变态,但是我喜欢这样的仪式感。

拾级而上。这才发现在我没有亲近图书馆的这段日子里,它的楼梯走廊间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苍劲有力的“朔图欢迎您”五个大字,给我吃了颗定心丸,脑海里瞬间跳跃出那句“世界先爱了我,我不能不爱它”,是啊,朔图欢迎我,我又怎能不拥抱它。我心领神会地感受着朔图的友好,也郑重其事地和它打了声招呼:

Hi,朔图!”

转角,步子没有丝毫懈怠。

“城市会客厅·市民大书房·文化大展台·高雅休闲地”,我想这正是对图书馆恰到好处的解读。城市的气质,远看是风景,近看是生活。从书香氤氲的阅读场所,到散落街巷的人文意蕴,当人在城中,能从不同角度感知文化脉动,就会对这座城更加认同和依恋。如果说语言和文字,是人类文明和智慧的载体,那么图书馆,则是它们最好的家和港湾。图书馆是一座城市的文化灵魂,它的存在让文化有了安然沉淀的空间,也让文化有了更多生长的可能,当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与书结缘,那么这座城市就会在文化的浸润中变得越发厚重。以我的浅见,只凭一个图书馆,就足以让人爱上朔州这座城。

再次入眼的,是两个手掌组成的心,一竖行“贴心服务每一天”是它的注解,我想这应该是朔图人对自己的要求,也是对读者的承诺,而下面是若干个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手印,我仿佛看到了曾经在馆里见到的那一张张真诚的笑脸以及随时为大家伸出的双手。

三楼到了,但我没有停下向上的脚步,我想知道,它还给我准备了什么惊喜。

竟然是梵高的《星空》,王尔德的“我们站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呼之而出。我是一个没有艺术细胞的人,但站在这幅巨作面前,心还是错跳了好几拍。蔚蓝的夜空里,大小不等的星辰翻滚着散列在闪烁着明黄色光芒的月亮周围,我黯然生出了“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的荒芜感,又随之感受到了在浩瀚宇宙中那股奋发向上的强大生命力。我想,这就是伟大艺术的魅力,它用色彩和图形的魔力,传达出召唤作者去创作的背后的真情实感,从而引起每一个观者的共鸣。

在这里,我停留了许久,毫不吝啬自己的喜欢,也把大把的时间挥霍。

我只是走了左侧的楼梯,那右侧会不会也有变化?我暗自猜测。

不然,就把猜测化作实际行动,去查看一番。



我横穿过四楼的走廊,顺势而下。大秧歌、骡驮轿、扇鼓、耍孩儿一系列民俗生动有趣,尉迟恭、王家屏一文一武昭示着朔州的文韬武略,班婕妤、王昭君也是巾帼不让须眉,黑坨山下猎马人、蒙恬筑城养马、环保雁鱼灯无声诉说着朔州28000年的历史。

又重新回到了一楼,在折身返去三楼文艺阅览室的路上,我开始思索,并明朗了答案:在一个地域的发展过程必然迸发出各式各样的文化光芒,如若这些光芒只是昙花一现,将是这个地域的重大损失。而图书馆的作用就在于能留住这些光芒的影子,让后人在回味的过程中激发起追溯和创新“光芒”的雄心。那么,这个地域注定永远年轻,永远在前进的路上。

一摞摞新书在书桌上铺排开来,散发着独有的墨香,东野圭吾的力作《侦探伽利略》《沉默的巡游》,《三体》、《星空》、《神秘岛》、《银河帝国》系列,还有网剧《庆余年》……

我欣喜若狂,贪婪地抚摸着那一本又一本整齐有序的书,拿起一本,放回去,再拿起一本,打开……我仿佛在打开一个时间的隧道,一条通往过去、通往未来的心灵密道,这个密道里藏满了许多个熟悉又陌生的自己。

我想,在这光怪陆离的时代里,这无疑是世间最大的享受!

博尔赫斯说:如果有天堂,那一定是图书馆的模样!

静想这话,真妙!

 

 

                                                             (文/图      李妍/郝湘俊